《流浪地球》班底再造《征途》 中国特效工业崛起

        时间:2020.07.26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中国电影报道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提到“特效”两个字的时候,大家会想到什么?《复仇者联盟》《阿凡达》《变形金刚》……


         

        如果在“特效”两字前加上“中国”这一限定词呢?是粗制滥造的五毛特效?还惊艳的《流浪地球》呢?或许,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看法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如果是联想到“五毛特效”的观众,那么小电君在这里给你举几个理由,你再做判断。黄渤导演的《一出好戏》中孤岛上的那艘断船,成了他们争抢的要塞。但你们是否知道,那艘断船其实完全是由特效制作完成的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而且,这部看似写实的作品,前后实则制作了1400多个特效镜头。2019年初,《流浪地球》横空出世,这部被国人认为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电影,正片特效镜头超2000个,其中75%的特效都是由两家中国本土特效公司MORE VFX和ORANGE FX制作完成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如果有些例子还不够的话,那么再提到《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《悟空传》的话,你们是不是慢慢在脑中擦去“中国特效=五毛特效”的标签了呢?


         

        当不少华语电影上映,依旧会打出“好莱坞特效团队”标签时,属于我们自己的特效工业体系正在崛起。刚上线流媒体的电影《征途》同样是一个不错的例子,电影开头,一只老鹰划破天际。动物身上生动的羽毛系统,更是让人惊叹,太逼真了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们在这里跟随着MORE VFX的叙述,重新把记忆拉回《征途》特效制作的幕后。


        不在大 在乎细


        2017年6月,特效公司MORE VFX开始接触这个项目;2018年8月,这部电影的特效工作正式完工,前后经历了2年2个月。


        在电影《征途》中,有大量坍塌、爆炸、烟火、沙暴等大型特效镜头,但这些镜头此前在《一出好戏》《流浪地球》等作品中都涉及过,对特效团队而言,这只是一次技术的更新和艺术的探寻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但放眼全片,它的难度系数在所有已上映影片中,是除《流浪地球》以外最高的。


        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写实类生物角色的制作。在特效行业,毛发都是公认最难制作的特效。举个例子,2001年的好莱坞动画《怪兽电力公司》中,除了主角苏利文“披着”一身并不真实的毛发以外,其他的角色多是以光滑的外形示人。


        直到2013年的《怪兽大学》中,观众才看到苏利文身上因为肢体动作而律动的毛发,同时导演也逐渐在电影中安排了更多有毛发的怪物出场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即便如此,好莱坞如今依旧很少愿意在电影中安排过多带有毛发的实体生物。但在《征途》中,就涉及到了较多虚拟的动物。尤其是最夺目的虎獒、兽王和蝎子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本片的视效总监李帅告诉我们,虎獒的毛发在制作过程中,是一大技术难点。在电影中,关太师一有危险,它就会第一个冲出来,整个身体的毛发都会随之抖动。所以团队只有保证了毛发在观感上的真实性,才能让这只怪兽“活”过来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光是在它毛发的效果测试,团队就花费了6个月之久。一位同事半年的时间就放在这一身毛上了,全身毛发总量就有400多万根,其中40%的毛发都分布在头部。”虎獒在影片中有很多面部特写镜头,对于特效团队而言,毛发必须有足够的数量,才能保证最后在画面里,不会出现太大瑕疵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团队制作虎獒时,借鉴了藏獒犬的动态;制作蝎子王的过程中,更是买来了蝎子的标本进行研究。但是,最让他们头疼的就是电影中兽王的形象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兽王在电影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生物角色,常年生活在幽暗潮湿的兽王谷。这个角色在现实中并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借鉴,为此特效团队和导演一起,前后设计了30多个版本,才最终敲定现在的造型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一开始,团队设计的几版兽王造型都非常凶狠,但都被导演陈德森否决了。陈导希望兽王身上能体现出反战的精神,它们因为古早时期被人操控,当作了武器。因此,最终呈现出来兽王的五官造型相对会温顺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团队搞定造型之后,后面的进程更加严苛。李帅告诉我们,“因为它在电影了不会说话,但导演希望它有微表情展示出来,也能流露出一些拟人的情绪。最后,单就兽王的面部细节,团队又磕了很久。”


         

        这些生物的制作,除了上述提到的毛发系统,还有复杂的肌肉系统技术,以及生物动作捕捉技术。“如果家里有条件的观众,可以把影片投屏到大屏幕上,这样能更直观的感受到这些特效的细节用心。”对特效团队而言,上线流媒体是一种遗憾,但依旧希望效果能以更好的形式展示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复刻 新设定


        电影《征途》是根据同名网络游戏改编,而这款游戏绝对是国产网游中“国战”的开山鼻祖,尤其对于不少80后而言,这就是他们的青春。作为华语第一部基于游戏改编的视效电影,不管是对出品方而言,还是玩这款游戏长大的玩家而言,最重要的就是那份情怀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创作者试图打破这份情怀的束缚。影片保持了游戏中原有的场景名字——兽王谷、凤凰城、竞技场等,但是在场景设计方面,美术师和特效人员并没有借鉴太多游戏,而是进行了大胆的创新改造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MORE VFX曾和监制郑保瑞合作过电影《西游记》系列,有了之前的默契,这次合作更加顺风顺水。团队从项目初期就加入其中,为场景设计反复和美术团队进行沟通。“美术组先给了一个大概的方向,我们挑选出一些资料图,参考符合影片美术风格的元素、建筑特点、花纹样式等,然后结合剧情里对每个场景特征和功能描写,进行初步的设计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美术团队决定凤凰城参考尼泊尔的建筑风格之后,并以此延展出了整个《征途》现有的场景风格。而这些场景最终全部都是由CG制作完成。如今这番局面对于特效公司而言,同样是新的开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他们告诉我们,在过去,很多电影片方自己拍完了电影之后,就把片子交给他们去做特效。但是,如果特效团队不能先前就加入,会导致在制作时,暴露出很多问题,再加上部分影片会面临资金等问题,也就出现了大家过去看到的“五毛特效”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当然,随着如今电影工业对特效越来越重视,从项目启动初期,特效团队就会加入一定创作,从他们的专业角度提出适当的问题。除此之外,电影在开拍过程中,特效团队也会安排工作人员驻组观察,甚至必要的时候,也要同导演一般,指导演员的表演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大布局 新起点


        《征途》中的生物视效内容,以及《流浪地球》中的视效场景,都是中国特效未来最容易被运用到的技术内容。尤其是在路阳导演的《刺杀小说家》中,这两种特效技术都被大规模使用,这部影片视效的难度系数又创新高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特效团队从2018年的时候就进入该项目,为角色扫描、动作捕捉和特效流程做演算与准备。路阳曾对他们说,希望电影中的那些数字角色,能贴近《复仇者联盟4》的数字角色细节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诚然,如今的“好莱坞特效”依旧是中国特效学习和追赶的对象,不管是导演,还是特效团队也都明白,如今中国电影工业正在不断的自我完善,特效作为新兴技术,也正在不断做出新的突破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《征途》里,为了老鹰的飞翔,特效团队开发了羽毛系统;在《刺杀小说家》中,团队也专门开发了一套毛孔的算法。这些细节在电影上映后,或许很难被观众捕捉到,但是正是有这么一批电影人,在用中国模式,实现世界的追赶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不久的将来,电影再也不用拿“好莱坞特效”做宣传,而可以直接把“中国特效团队”打在海报之上。


        文/青果